党建动态

援外专家王建广随笔——摩洛哥的雨季
  发表时间:2018-01-26 
王建广-工作照2
摩洛哥的雨季
    不知不觉来到摩洛哥已经3个月了,我发现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美丽的国度。我爱上了这里的蓝天白云,爱上了高耸入云的棕榈树,爱上了沙哈拉沙漠的日出与骆驼,爱上了大西洋的落日与飞鸟,而我更爱的,是这里的雨。
    雨,对于摩洛哥人民来讲,真的是“春雨贵如油”。摩洛哥正面临今年夏季后最严重缺水,极度依靠农业经济的摩洛哥,在全国各地清真寺举行了祈雨仪式。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正式以“忠诚的领袖”身份,呼吁全国摩洛哥清真寺“祈求全能真主洒下仁慈的雨水到土地上”。
    今年的雨季比往年来的又晚了一些。摩洛哥雨季的到来每年都在变化,在1960-1970年间,第一场降雨是在九月,1980年是十月,而今年是十二月!
    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。第一场雨水悄悄地洒向摩洛哥的大地,就像怕惊动了大家,受到责备一样。一大早醒来,我就嗅到空气中弥漫的清新湿润的雨水气息,深深地吸上一口空气,心满意足。然而此时雨已经停了,地面还比较湿滑,地上可以见到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水坑,我们的小队狗“汉堡”会在水坑里喝上几口雨水,狗爸(我们的李队长)生气地一脚荡开了小狗,口中还责骂他,生怕他生病。
    此后的几天,气温明显下降,风也大起来了。雨水也开始顽皮了,像小朋友的脸说哭就哭,说笑就笑。有时候一连二三天下个不停,有时候一天下个几次,有时候只在夜里出现,白天就躲起来了。这里的雨水还是温柔的,没有脾气,不会电闪雷鸣,不会倾盆大雨,如丝的细雨从空中降落,雨点是那样小,雨帘是那样密,犹如蝉翼般的白纱。
    可能,摩洛哥人民好久没有见到雨了,走路时不小心滑倒的人很多。有一天,雨一直下,一起来了三个老太太,都是摔跤后来就诊的,手腕都是典型的“银叉样”畸形,很快就拍好了X线片,诊断都是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。这种骨折对我们中国医生来讲是小菜一碟,牵引复位,石膏固定,一气呵成。急诊室的护士跟我开玩笑说,她们知道今天中国医生值班,“组团”来看病了。大家都开心的笑了,她们对我的治疗非常满意,给我做出了一个感谢的手势。
    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雨水唤醒了摩洛哥的大地,灰突突的山坡上一夜间就冒出了浅绿色的植物,或许是牧草,或许是小麦,或许是中摩两国人民的友谊吧,在数十年中国医疗队员的不懈努力下,中摩友谊历经岁月的洗礼,不断发芽生长,必将硕果累累,芳香四溢。
    窗外又下起了蒙蒙细雨,滴滴的小雨点,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,我不禁被窗外的世界所诱惑。雨后的空气格外得清新,树叶变得更加的碧绿,远处碧蓝的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,像是一座巨形的拱形桥横跨在天际间,一头连着摩洛哥,另一头连着中国。
王建广
赛达特医疗队员
同济大学附属上海第十人民医院骨科
2018.1.21

返回